九州起名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情感专区

情感专区

玩弄熟女肉蚌-春药嗯啊扭动呻吟敏感

2021-06-09 15:00:21情感专区
轻的还是重的,沉溺于玩着妮子两个雪腻丰满的。 “叔叔,叔叔,不要吸得太厉害,人群会觉得很不舒服。” 苏夏云的脸涨得通红,像盛开的三朵桃花一样迷人。她觉得自己的胸部

轻的还是重的,沉溺于玩着妮子两个雪腻丰满的。


 

“叔叔,叔叔,不要吸得太厉害,人群会觉得很不舒服。”

 

苏夏云的脸涨得通红,像盛开的三朵桃花一样迷人。她觉得自己的胸部感觉像微弱的电流,她感到酥脆、无力和麻木,不舒服和舒适。

 

尤其是当我被粗糙的“吮吸脓”时,那种感觉非常强烈,传遍了娇躯,甚至连下面的麻痒,嘴里都忍不住散发出羞愧的娇吟。

 

"傻瓜,如果你不用力吸,脓就吸不出来."我一脸严肃,继续欺骗这妮子。

 

"然后,叔叔很快就抽烟了,人群可以忍受."

 

“好吧!”在小伙子的鼓励下,我嘿嘿地笑着,大手不停地揉捏着那两个大蛋蛋,我的嘴更硬了。

 

年轻的时候,我用一种古老的中药按摩,知道女人身上所有的敏感点,更不用说这里敏感的胸部了。

 

果然,没过多久,苏夏云就被我高超的手法弄得喘不过气来,眼神迷离,娇躯泛起桃花,瘫软在我怀里,让我来做。

 

利用了这么长时间后,我几乎被刺激炸飞了。我的裤裆很高,但是温度不够高。我的心在邪恶地计划让这种针锋相对的要求我干她!

 

我一只手紧紧地把苏夏云搂在怀里,一只手偷偷解开我的裤裆,放开那个被压迫了很久的大家伙,强行钻进乳头紧绷的粉红色嫩玉腿里,不时揉揉桃红色的臀瓣,在粉红色蕾丝内堤边一起揉揉。

 

苏夏云自然感觉到了她的双腿之间的差异。她胸部强烈的酥麻感也传递到了下部。在客厅看电影的时候比以前更痒了。她忍不住配合摩擦。

 

看到苏夏云如此顺从,我布满血丝的眼睛闪着野兽般的光芒。当她没有注意的时候,她慢慢地脱下了扇子蕾丝内库(Lace Neiku),惊人的热度被直接粘贴和摩擦。

 

这时,苏夏云突然说:“陈叔叔,你还没吸完脓汁,是不是太多了?”

 

我灵光一闪,嘴巴松开她诱人的樱桃,故意一脸凝重道:

 

"很多人,当叔叔刚给你吸脓的时候,他发现你奶奶体内有虫子,应该是你吃的坏东西里的寄生虫!"

 

“啊,叔叔,那条小虫会咬我吗?”苏夏云被我的话吓坏了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

“暂时没有,但这只虫子已经从你奶奶身边跑了。叔叔必须去找它。”

 

“叔叔,帮我找到它。”苏夏云摇晃着两大群哭着求救的奈子。

 

我使劲咽了口唾沫,点点头。我粗糙的手在苏夏云的娇躯周围徘徊,故意滑向她的耻辱。我伸出手摸了摸,发现它已经泥泞不堪了。

 

“是的,在这里。你在人群中感到不舒服吗?”

 

“嗯!”苏夏云舒服地哼了一声,呼吸变得急促,呼吸沉重。“是的,就是这样...太痒了……”

 

“你忍着人群,叔叔会帮你抓虫子的!”

 

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,把手指放在我感到羞耻的地方。我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张温柔的小嘴吸了一口,紧得要命,又湿又热。

 

苏夏云娇哼了一声,说疼。让我放轻松。我点点头,手指开始在里面搅动。

 

苏夏云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刺激,随着我的手越来越快,小伙子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,小脸红得像沾了胭脂一样,蜜臀疯狂迎合着我的手指。

 

“啊,为什么这么痒,叔叔,你还没抓到虫子吗?人群觉得他们要疯了!”

 

看着妮子接近幸福的顶峰,我故意张开手抽烟,叹道:

 

“对不起,这只小虫子太狡猾了,叔叔没有抓到它。”

 

极度的快乐突然停止了,再加上对虫子的恐惧,苏夏云立刻惊慌失措,用水汪汪的眼睛扑到我怀里。“陈叔叔,请帮帮我。”

 

“别害怕,叔叔还有最后一条路!”

 

“什么方法?”苏夏云急切地问道。

 

"傻瓜,你忘了小虫子害怕大虫子."

 

我轻轻地抚摸着她挺翘的娇臀,指着他那黑色带紫色的可怕东西,说道:

 

“叔叔把他的大虫子,往你身上搅一搅,吓跑虫子!

 

 

 

第七章

“但是,它能装这么大吗?”

 

苏夏云看着我,她的心在颤抖。“太大了。这感觉非常痛苦。”

 

"叔叔会很轻,不会让人受苦."我吞咽着,哄着。

 

“但是很多人害怕疼痛,而且……”

 

苏夏云尴尬的指着我。“这么大,怎么会有点疼?”

 

见这小伙子不愿意,我故意吓她道:

 

“人们,如果不尽快做这件事,里面的虫子会越来越大。那它们不仅会痒,还会咬你。”

 

“啊!”苏夏云终于知道她害怕了,搂着我的胳膊,催促道:“陈叔叔,请帮帮我。”

 

"很好"当我看到这个小伙子被骗了,我喜出望外,说:“那你应该尽快推高pi股票!”

 

苏夏云点点头,毫不犹豫地撅起她闪亮的桃色屁股。她的玉腿纤细而粉红色。胸前挂着两个晃来晃去的大直子,她看起来很迷人。

 

我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精致的臀部接缝,我流口水了。太嫩了。难怪我刺激她时她受不了。

 

我打断了她的大腿,让她们看得更清楚,她撅着屁股催促我,“陈叔叔,你...你必须赶快把大虫子放进去!”

 

“人群不错。叔叔,先看看虫子是否还在。”

 

最后,在这一刻,我内心的渴望像熔岩一样沸腾。

 

我喘着粗气,当我很匆忙的时候,把鼻子凑在一起,深深地嗅了嗅。一瞬间,女孩闻起来又甜又醇。

 

我忍不住伸出舌头。......

 

“啊,啊,叔叔...你舔那里的人群做什么...太脏了!”

 

“啊!”苏夏云突然退缩了,这个地方突然像一扇敞开的大门一样涌出来。

 

这妮子太敏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