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州起名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美文佳句

美文佳句

口吐白沫番号 - 女人性高朝床叫流水视频喷潮

2022-08-19 13:22:44美文佳句
思默皱了皱鼻子,扭过身子不情不愿的继续往车上爬。 这时,凌墨寒悠悠的说了一句:“晚上奖励冰淇淋。” 原本还扒着车门进不去的思默,一下子就翻了进去,飞快的

    思默皱了皱鼻子,扭过身子不情不愿的继续往车上爬。    这时,凌墨寒悠悠的说了一句:“晚上奖励冰淇淋。”    原本还扒着车门进不去的思默,一下子就翻了进去,飞快的在椅子上坐好,睁大眼睛找凌墨寒确认:“  吃冰淇淋?”

    一旁的菲菲也看见了凌墨寒这两父女的互动,忍不住“啧啧”了两声,感叹的说道:“这么贼,像你吧?”

    “不知道,也有可能是像凌先生。”

    苏默收回视线,转头看向菲菲:“我觉得凌先生看起来很聪明。”

    菲菲摸了摸自己的手臂:“真是一点都不习惯你们对彼此的称呼,左一个苏小姐,右一个凌先生……”

    她摇了摇头:“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。”

    苏默失笑,说道:“这没什么啊,我和凌先生现在本来就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   菲菲想到苏默刚刚说凌墨寒很聪明。

    “凌墨寒哪里是聪明,聪明得都不像是人了……”

    菲菲不想再和她说凌墨寒的事,转移了话题:“我有一些以前的照片,回头发给你看看,看你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。”

    “好啊。”苏默点点头:“谢谢你。”

    “谢什么啊,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!”菲菲摇了摇手上的车钥匙:“真不让我送你?”

    苏默摇头:“不用,快走吧。”  苏默不让菲菲送她,菲菲就只好先走了。

    等到菲菲的车开走,苏默才自己打了车。    她原本是想直接回去的,但中途堵车,司机半路改道走了另一条路,路上要经过厉九行的心理诊疗室。

    苏默就直接在心理诊疗室的门口下车。    她一进去,前台小姐一脸微笑的问道:“您好,请问有预约吗?”

    “没有,我是来找人的。”苏默说完,朝里面看了一眼。    这是她第一次来厉九行的心理诊疗室,装饰得很温馨,和家里的装修是一个风格,看起来很新。

    前台小姐愣了一下,很快又礼貌的问道:“那您找谁?”

    苏默出声道:“厉九行。”    前台小姐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目光不由自主的打量着苏默:“你找厉医生?请问您贵姓?”

    虽然她的语气仍旧十分礼貌客气,但语气里却充满了探究。

    苏默之前听厉九行提过,他说他的诊疗室很小,  如果她没事可以去找他。    现在看来,厉九行应该是比较心忙的,  找他看病还要预约。

    “如果他很忙的话,就算了,反正也没什么紧的事。”她只是顺路过来看看,既然厉九行在忙,她也就不好再多待。    前台小姐闻言,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   这时,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伴随着交谈声。

    苏默转头,就看见厉九行正和另外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。    他身旁是一个中年妇女,中年妇女的旁边是个十几岁的男孩子。    大概是家长带孩子来看心理医生的。

    厉九行一抬眼,就看见了苏默,他很明显的怔了怔,和那个家长说了两句什么,吩咐助理送她出去之后,就大步朝苏默走了过来。

 

    厉九行走到她跟前,一脸关切的问道:“怎么突然来找我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   前台小姐看见厉九行这满脸关心的模样,顿时傻了。

    年轻有为的厉医生,并不是单身?  不等苏默说话,厉九行伸手揽住她的肩:“我们去里面。”

    苏默不太习惯他这样,一进他的办公室,她就退开,将他的手臂从自己的肩上拿了下去。

    厉九行也不在意,给她倒了杯温水。

    “谢谢。”苏默接过水:“我其实……只是路过,过来看看而已。”

    厉九行状似无意的问道:“去哪儿了?”

    “出去跟朋友吃了顿饭。”这话说得半真半假。

    苏默现在没什么朋友,厉九行一猜即中:“和菲菲小姐?”

    苏默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    她伸手握着水杯,手指在上面绕来绕去,一副很明显的欲言又止的模样。    厉九行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,苏默在她信任的人面前,不会撒谎,也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。

    厉九行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语气轻松的问道:“只是吃了饭吗?没有去逛街?这次没有再遇到狗仔了吧?”

    上次苏默和菲菲逛街遇到狗仔的事,苏默有和他说过。

    苏默斟酌着开口说道:“九行,你……和凌先生是不是之前就认识?”

    厉九行神情一顿,问道:“谁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   他这么直白的问了出来,苏默反而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。    他看起来十分的坦荡。

    苏默觉得自己对他的怀疑,反而是有些小人之心了。

    厉九行见她不说话,十分认真的说道:“是权小姐和你说了什么事,对吧?”

    苏默抿了抿唇:“她的确和我说了一些事。”    厉九行似早有预料,也不问是什么事,只是问道:“你信她吗?”

    “我觉得她不像是在骗我。苏默是相信菲菲的。

    “那不就行了。”厉九行笑了起来:“既然你觉得可以信,那权小姐自然就是可信的。”

    厉九行的话,反而让苏默更加迷茫了。    她觉得,她和厉九行的之间的相处模式,怎么都不像是未婚夫妻,反而像是知己朋友。    住在一起也跟合租室友没什么两相,日常相处自然得没有一点暧—昧的地方。

    苏默犹疑着,将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:“我们真的是未婚夫妻吗?”

    厉九行闻言,面上的表情淡了很多,语气一反常态的有些玩味:“你觉得我们像未婚夫妻吗?”

    苏默摇头:“不像。”

    厉九行闻言,突然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