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州起名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星座运势

星座运势

他想用乌龟扦插我的扇贝& 催眠手环新第一版主精品小说

2022-08-18 14:13:04星座运势
徐妍妍以前在学校,一直是高傲的冰山女神,就算是毕业后,起码在我的印象中,并不是那种没有下限的女人,而现在当事情真正摆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还是无法相信。 “骗你是乌龟王

 徐妍妍以前在学校,一直是高傲的冰山女神,就算是毕业后,起码在我的印象中,并不是那种没有下限的女人,而现在当事情真正摆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还是无法相信。

    “骗你是乌龟王八蛋,她问我今晚是不是有空,可以去酒店的房间里慢慢谈,你说去酒店的房间,还能有什么事,这种女人不能和我爸接触,这女人太想当然了。”严辉忙说道。

    严家的鸿泰集团,估值好歹也要几十个亿,不管是严鸿立和严辉,都是晋城的大人物,或许徐妍妍觉得和这些大人物在一起,哪怕私底下有些关系也不丢人,不管怎么说,严家和徐前进是可以平起平坐的,一旦带点关系,她的地位也不一样了。

    记得之前,万琳曾经说过徐妍妍和我,说我配不上徐妍妍,只是填补徐妍妍的一段感情空白,那时候我还将信将疑,但是现在我信了,因为我真的没有什么背景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,徐妍妍那时候选择我,真的是不图我什么,至于后续出现的那个李扬,虽然在我看来,好像年薪一两百万很厉害,而且还是海归,但是现在再细想,徐妍妍或许有想过和李扬在一起,但是徐妍妍应该是不甘心的。

    潘敏当初的意思是,徐妍妍这种女人,拒绝李扬是因为李扬还不够格,还没有达到徐妍妍的标准。

    说来也是,李扬是一家公司的运营主管,虽说有大房子,但买房是有贷款的,并且身价都不破亿,徐妍妍接触的,想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,都是一些企业高层和大佬,她怎么能看上李扬,充其量就是将李扬当当备胎,至于当初,也就是找借口和我分手,假装去陪护李扬,给人慈善心泛滥的那种,而真正到谈感情的时候,就会立马不加理睬。

    我以前还觉得万琳毫无下限,现在看,只是万琳被利用了,或者说万琳在徐妍妍面前,都是小儿科,徐妍妍可以说是深藏不露,当一个男人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时,根本就无法真正了解徐妍妍这个女人,因为这个女人只会对强者低头,就是见那种大人物才低头。

    “林哥,我是真的服了这些女人了,以前我在酒吧遇到的那些,也就是我开个跑车,来找我耍朋友,最多买个包包就可以睡一下,这女人可不一般,这十几二十亿的大项目呢,给我整这些,这睡一晚,一旦谈成了,那利润起码破亿的,这是镶了金的吗?镶了金的也没这么值钱吧。”严辉开口道。

    听到严辉的话,我无奈一笑。

    傲!

    徐妍妍真的非常傲,只有遇到这些大项目,她才能霍的出去,普通的老板,小项目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,或许都懒得搭理,正眼都瞧不上一眼,而一旦是关乎一个超级大的项目,那么就要不择手段,会想尽办法一口咬下来。

    这种十几二十亿的大项目,一旦可以拿下来去做,那么少说可以赚几个亿吧,这其中要分个一两千万,估计肯定可以,而之前严辉还说徐妍妍只是个棋子,但是我想,就算是棋子,要分一千万不难吧。

    一千万,陪一个大佬睡一晚,或许未来的路会更宽,像严辉这种还比较年轻帅气的,为了这个目的,要去做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   严辉又怎么可能知道我和徐妍妍是谈过的,而且当初徐妍妍还主动和我分手,可以说是把我给甩了,虽然为此我伤心欲绝,但事情已经过去,现在的我心若止水,根本就没有半点波澜,只是我明白了一点,那么就是利益面前,总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,只是有些女人眼界低,而有些女人眼界高罢了。

    “我说小严总,今天难道就是光吃饭吗?你也不给我介绍一些生意。”我话锋一转。

    今天我和严鸿立父子见面,可不是光来聊天打屁的,这次出来,赵东就说过今天有客户去工厂参观了,我不在,本来就不太好,我出来是想有些合作,这才我的目的。

    “生意?我说林哥,你还要我给你介绍生意呀?”严辉笑道。

    “我不是在晋城投资了一家服装品牌的公司嘛,你知道雨蝶服饰吗?”我说道。

    我希望雨蝶服饰可以迅速的崛起,这样我才能多赚点钱,再怎么说我也有点股份,而且有合作,我也有分成,要知道六个点的分成也不少了。

    “你又来了,昨晚在酒会上,谁不知道你林哥在晋城有这么一家公司。”严辉笑道。

    “我说认真的,我打算将这家公司做大做强,你多介绍我一点生意呗。”我说道。

 

    “我想想。”严辉眉头一皱,接着开始思量起来。

    也就十几秒后,他开口道:“林哥,厦城那边,倒是有个叫于荣达的,做的是服装贸易这块,他有不少门店,也做网销,要不我介绍你们认识,他还是会给我这个面子的,之前他资金上出现一些断层,走头无路的时候,我还帮他做过担保,他还是蛮讲义气的。”

    “噢?你做过担保?”我诧异道。

    “就是银行贷款,你也知道做生意免不了要问银行借钱,这一旦抵押贷款无法通过又贷不到钱,那么有实力的担保人,是可以贷到钱的,他那时候拜托过我。”严辉继续道。

    “那你怎么会帮他的?”我好奇起来。

    按理说,严辉眼高于顶,普通的企业老总,他应该还看不上眼。

    “我和她女儿谈过朋友,属于好聚好散的那种,我们再怎么说也是朋友,我帮他们家,也是理所应得的。”严辉解释道。

    “原来是顾念旧情,你很仗义!”我对严辉立马有了些好感。

  “唉,因为这件事,当初我爸还把我臭骂了一顿,说以后不准我再给别人做担保,否则就要打断我的腿,而这件事后,我和于荣达也就没有再联系过,虽然他约我过吃饭,但我并没有赴约。”严辉继续道。

    “这么说,人家还欠着你一个人情。”我说道。

    “是呀,但我也没想过他还我,倒是林哥你,我要帮你介绍了,你可就欠我一个人情了。”严辉笑道。

    “哈哈哈哈,好说,你需要我帮你吗?”我哈哈一笑,接着道。

    “我们家生意没那么大,有的话我肯定找你。”严辉开口道。

    “我说小严总,我和你爸聊天,总有点怪怪的,和你就没那种感觉。”我说道。

    “我早就看出来了,昨晚我们和徐总他们吃饭,你看看这些老一辈的都聊的啥,我们小辈肯定是有代沟的,怎么能聊到一起去呢?下午我约了一个哥们看车,要不这样,我们先去车行转一圈,然后下午我带你去厦城,介绍于荣达给你认识,你看怎么样?”严辉笑道。

    “好呀,当然好了,不过别说我的身份,你就说我是你朋友就行。”我说道。

    “没问题。”严辉忙点头答应。

    这边我和严辉聊的兴起,严鸿立和那个叫艾米的秘书就走了进来。

    “林先生不好意思哈,让你久等了,那我们现在就去吃饭。”严鸿立忙抱歉道。

    “客气了,今天我和小严总聊的很投机。”我咧嘴一笑。

    “是呀爸,林哥可是我哥,我们关系好着呢!”严辉笑道。

    “哎呦,那就好,那就好,林先生这边请。”严鸿立大喜过望。

    “说了中午我买单的,别抢。”我笑着提醒。